啥?羊身上有炭疽,我最爱的涮羊肉还能吃吗?_凤凰资讯
注册

啥?羊身上有炭疽,我最爱的涮羊肉还能吃吗?


来源:小明童鞋

原标题:啥?羊身上有炭疽,我最爱的涮羊肉还能吃吗? 日前,黑龙江省桦南县发生疑似羊炭疽疫情的报道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。微博上,“西伯利亚细菌说”和“731部

原标题:啥?羊身上有炭疽,我最爱的涮羊肉还能吃吗? 

日前,黑龙江省桦南县发生疑似羊炭疽疫情的报道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。微博上,“西伯利亚细菌说”和“731部队预留说”甚嚣尘上。广大吃货纷纷惊醒:羊炭疽?我是不是只能吃素了?

想撇清这个事实,小明童鞋还是先得给大家说说炭疽是啥。 

人类认知地球的钥匙

炭疽是一种由炭疽杆菌引起的人畜共患传染病。早在古埃及时期,埃及人就已经记录了这种古老的瘟疫,并称它为“第六种瘟疫”。炭疽的英文名称anthrax来自古希腊语,词源是煤炭,这就是源于皮肤炭疽最典型的症状:皮肤黑痂。 

皮肤炭疽黑痂,真的很像一块碳

在中国传统医学中,炭疽一般被称为“痈”和“疔”。有些江湖中医常说的“羊毛疔”,其实就是中医古籍中对炭疽的常用命名。如果你的身上没有黑痂,也没有休克和血痰,别担心,你肯定不是“真·羊毛疔”。

炭疽病在历史上曾造成巨大灾难。公元80年,古罗马炭疽病流行,死亡近5万人。在19世纪,中欧有6万人因患炭疽丧生,数十万牲畜死亡。仅俄国诺夫戈罗德的一个地区,1867至1870年间就有近6万头牲畜和500多人死亡。

炭疽还是人类发现的第一种致病微生物。1870年,德国医师兼科学家罗伯·柯霍首次分离出造成炭疽病的细菌炭疽杆菌。在19世纪,科学界为生命起源于自然发生还是细胞争论不已,对炭疽的研究启迪了柯霍,使他首次证明微生物具有造成疾病的能力,他继而转向研究结核杆菌、霍乱弧菌等治病微生物,并最终推动了人类对生物学界的认知。柯霍于1905年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,成为细菌学之父。可以说,炭疽“功不可没”。 

发现炭疽的就是这个和肯德基爷爷很像的老头

同时,炭疽也被称为“首位战略性生物武器”。

在两次世界大战中,炭疽杆菌都曾作为生物武器应用。美国“9·11”事件后,恐怖分子曾把炭疽杆菌作为“生物武器”放在信封里寄到美国,导致美国至少22人遭受炭疽杆菌感染,5人死亡。当代中国人对炭疽的恐慌,也主要源自二战期间侵华日军731部队所做的那些惨无人道的实验。

拥有不死法宝的神奇生物

作为人类最早发现的微生物,炭疽却没有像感冒、鼠疫、天花和肺结核一样死翘翘,反而活到现在,主要是因为炭疽杆菌有两把“杀人刀”。

和我们一般所认知的“杆菌”不同,炭疽杆菌属于真菌门半知菌亚门,是一种介于真菌和细菌之间的特殊微生物。炭疽杆菌的生命力非常强。和很多细菌类似,它的外面有一层“盔甲”荚膜,可以抵御免疫细胞的攻击吞噬。同时,它又有真菌的特性,会保留坚硬的“孢子”,可以保证它在土壤中潜伏多年后继续繁衍。 

炭疽可以感染人、动物和植物,它在空气中的存在率相当高

同时,炭疽对生物体的破坏方式也很奇葩。炭疽杆菌从损伤的皮肤、胃肠黏膜及呼吸道进入人体后,首先靠孢子进行繁殖,并同时释放出两种毒素:致死因子和水肿因子。炭疽杆菌的毒素非常厉害,可破坏血管细胞导致严重出血,并引起组织坏死、化脓和高度水肿;在全身感染方面,炭疽会导致全身中毒,使人出现高热、头痛甚至休克。因此,肠炭疽、肺炭疽的病死率可高达60%,病人常常在1-3天内死亡。1979年4月,前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一家生物实验室发生了炭疽泄漏事故,至少94人被感染,68人死亡。 

冰盖下的神秘来客? 

微博上散播的两种恐慌情绪,分别来自两种奇怪的传言。其中一种就是“西伯利亚冰川说”。

小明童鞋看到这种传言后微微一笑,真相是什么呢?

微博截图

首先,网友说的确实是一件真事。

2016年8月,俄罗斯西伯利亚亚马尔半岛。因为气温升高、冻土融化,一头75年前死去了的驯鹿的尸体释放出掩埋了75年的炭疽杆菌孢子,最终造成超过2000头驯鹿死亡,甚至还有13人因此生病。其实,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。冻土中释放微生物本身就在科学家的意料之中。

让-米歇尔·克拉菲是一个研究古代病毒和细菌的基因组学研究员,她曾参与调研2016年的这次西伯利亚炭疽事件,“一百五十万岁的永冻土正在解冻,非常古老的细菌正在被释放出来。”这是她们在调研后得到的结论。

但亚马尔半岛离黑龙江有多远?

4157公里。

这个距离是赤道的1/10。

西伯利亚的炭疽杆菌当然跑不了这么远,如果要感染上中国的羊,它必须要靠船或其他交通工具。

而且,黑龙江虽然邻近北极圈,却不具有常年的冻土,这样的情况是很难出现的。不过,这位小姐姐说的话还是很在理的~

微博截图

侵华日军的遗毒? 

还有一个神奇的传言,也在网上引起关注。

微博截图

侵华日军在东北进行的细菌战,是人类史上最黑暗的一场反人类战争。

“731部队”曾在中国东北用活人实验炭疽病菌干粉,建立起一条月产炭疽菌粉末200公斤的生产线,造成百万级的人员伤亡。但正因为炭疽病毒过分强大,容易留下罪证,二战结束后,“731”部队为了避免遭到世界各国的谴责,将不便携带的大部分炭疽菌等细菌散播在华中一带。当时,这一举动造成大量无辜民众丧生,很多人的后遗症留到了今天。 

周德全和他的两位老乡刘凤进和方凤友均患有几十年的烂脚病(皮肤炭疽后遗症),他们住在丽水市连都区林宅口村(图源:南都网) 

但这同样可以说明,留在东北的炭疽少之又少,引起大型瘟疫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。

那这次的炭疽来自哪里呢?

事实上,黑龙江官方在今天的通报中已经做出了解释:黑龙江省是自然疫源地,炭疽病例时有发生,且多为散发病例。当前黑龙江省气候潮湿、高温、多雨,适宜炭疽芽孢生长,易出现炭疽疫情。

对这个解释的可信度,小明童鞋认为是99.9%。

对于炭疽疫情,公众总是充满了信息不对等的恐慌,“9-11”事件之后,美国就出现了对炭疽的极度恐慌情绪,甚至产生了一个叫做“炭疽恐惧症”的病名。不过相当赞的一件事是,黑龙江政府响应迅速,应对积极,给出了非常透明的结果。8月8日18时,两县疫点涉及818只肉羊全部扑杀,并全部进行了无害化处理,让广大吃瓜群众吃下一颗定心丸。

炭疽虽然可怕,但毕竟是人类最早发现的传染病,我们对炭疽的扑杀、防治已经很有经验。更重要的是,炭疽不会出现人间传染,扩散可能性极低。恐慌的传播只会吓坏自己,在台风肆虐、天气冷热不定的当下,大家不如吃点羊肉压压惊吧! 

[责任编辑:刘之炎 PN166]

责任编辑:刘之炎 PN166

推荐

凤凰资讯官方微信

凤凰乐虎国际娱乐平台 天天有料
分享到: